今夜月光苍白

2020-06-29 07:54:55 《滇池》 2020年6期

转角

转角,缅甸华侨,1982年出生于緬甸抹谷。缅华“五边形诗社”创社成员。已出版散文集《遥寄缅甸一情香》《荒草集》,诗歌合集《五边形诗集》、小说集《百户长英雄传》。曾于新加坡联合早报从事专栏写作。

古铜钟

古钟上的大风

是哪个朝代

古钟上的大雨

有没有年代

坟冢里,树下

大起大落的民族

远而去的年代

梵音攀越山寨

我不得不,敲响

铸凿千年的坟墓

钟声响起,钟声远去

如梦醒来,如人离去

父亲

站在哪里想你

才比较适合

梦在哪里见你

木藤花开满冬月

我在古墓前念你

带着或许喜爱的白花

想象土坡上的微笑

十二月阳光塔上

敲响钟声的女儿

行人

山代代相传

我们代代相传

我们在这里庄严地膜拜阳光

四个从不相认的哑巴

从第一场春雨

写着十二风信

今夜月光苍白

我们也很苍白

月光照着我们

照着四个刚吵架的伙伴

照着路途上沉默的青年

太阳很孤单

月亮很孤单

楼兰鼓响的二月

合欢树的种子发芽

我们贪婪地背井离乡

告别黑夜

又离开阳光

白露

春天的时候

骑士迎面走远

玛雅王画着图腾

蓝似你伸出手掌

写下温暖诗句

这个二月花灯水清

风和春天都依水共舞

是你走近

水的一方

山的一方

想风的时候你在

想云的时候你在

2014的星星

二十一支花

全部给你

花园的女儿

送你二十一弯彩虹

让你做海的主人

春天诗人出生

母亲坐在船头

安眠的星星

春色殷然中你梦见古钟

钟声塔墙,钟声铜铃

我想你在

我说的地方

河水长流的二十一日

我愿是写满春天的彩纸

风雨云海里

你是大地的主人

一月的主人

荒草坡上,泪流不止

我不过之前如扎腰花

在山谷冷暖自知

牛群来过的荒野

草藤攀附,松针青绿

是你热爱的石头

堆砌成的土塔

我宁愿今天结桃累累

不愿再来,不愿再来

扎腰花开的荒草坡

荒草坡,荒草坡

让我埋葬自己

只留一个

在泥土布满泪水和悲伤

两年后我来到这里

这里时代繁华

我的奶奶住在这里

父亲住在这里

这座山上

住着一个繁荣的城市

我必须闭上眼睛

看见灯火倒映的光塔

或许阳光明朗,花满蹊谷

也有一片农田

山上的人家

站在枯黄唯独的草地上

一脸笑容

两年前你在哪里看见过我

父亲的邻居

原本只是山幕

繁华的城市

我是你明日的过客

我要给你取一个名字

刻在春天熟睡的山口上

北纬二十二度的沉思

北纬二十二度的黄昏

你刚刚醒来

看着远离人群的昨日

大西洋的心脏一半在天上

另一半也在天上

我在北方的小镇打开窗户

听见小时喜爱的歌手

小鸟嘴上的大河分裂成灾

深谷处处,孤岛林立

四季的女儿伤势沉重

我对着明月说谎

又对着阳光发誓

大西洋的海滩上我遥望自己

我不是黄昏的羊群

也不是背包来客

更不是这里的主人

我只想在海上安葬要泊岸的双脚

我只是流浪在海湾的玻璃瓶

我是童话的信徒

正爬在二十几度的黄昏过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