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一缕阳光

2020-06-29 07:54:55 《滇池》 2020年6期

奇角,阿奇,又名奇角。1986 出生于缅甸腊戌,缅北果文学校高中毕业。现居住美国。《五边形诗社》创社成员。

一缕阳光的重量

我们榨干草原的乳汁

然后用秋天填满饥饿的谷仓

当冬天带着白色的布袋

爬上草原的乳房

村庄活在羊肚子下

村庄活在牛铎声中和水鼓声中

无尽的天空和草原

你的花朵为了一缕阳光

你的悲伤为了一缕阳光

你的死亡和重生

为了一缕阳光

北纬三十度

北纬三十度

日光中爱睡的女人

在北纬三十度的日光下

伊甸园中有毒的果实和女人

两个熟透的果实,两座

半圓形的山坡

金色的面纱之中

两座山坡是你两座金色的坟墓

一座埋着泥土,一座埋着河流

泥土和你白骨如玉

河水之中,你青如铜器

我是你最后一个主人

守着你的秘密和坟墓

北纬三十度

一座坟墓是一座

长着青草的孤岛

大风带着大海上岸

大风穿着,大海一般蓝色的衣服

北纬三十度的地上和海上

夜里的海盗在大雨之中盗取海水和食盐

你行马如山坡,你眼如月光

从海水的这一边到海水的那一边

北纬三十度

神秘的女人在梦中和珊瑚礁上

是一支开满太阳花瓣的雨伞

早晨的时候

你站在窗口等日出

像一池湖水

等一朵白色的莲花

中午的太阳照进你乌黑的眼睛

在刺眼的光芒中

你的眼里有一所房屋

泥墙上扣满稻草

泥土和手印

这是你带着土罐

漫山去走时带回来的河流

傍晚,你坐在屋前

像一只椅子

像一棵树

仿佛是在等风来

又像在等风去

月光花

月亮在夜里的湖水中

月亮和水

戴起你的白色的布帽

我会在赶集的少女中认出你

月亮和水

月亮爬上你手中的夜花瓣上

花瓣美丽如水波

花瓣别在你绣花的帽子

帽子中戴着月光的黑夜

湖水中的花瓣

看着你也看着我

舞台

花园里的花朵

从来不为春天而开

它等待一阵秋风

海里的海水

从来没有睡着

它在等待一只候鸟

把我的自由给你

我听见一些细小的风

坐着一些叶子

无力地飘飘落落

我看见一些小小的风

爬上一棵青草

找出一朵朵小花

我的爱人,在我的诗句里哭

我把我的唯一的自由

写给你,写在你期待的脸上

像深秋的一丝风

风吹你的长发

我和你

是两座空空的屋子

屋子有黑色的门

屋子也有白色的门

你的门口

在白天想着月亮

月亮住在你的屋里

我的门口

在黑夜中想着太阳

太阳在屋子外

戴着彩色的花环

像戴着花环的少女

六月

六月是红色的大河

大河的腰上六月灌满泥沙

在六月的手掌上细雨如稻秧

从今日起雨水苦涩如泥

从今日起我们放弃了游牧和自由

如同放弃飞鸟忠爱的天空

六月的眼里只有红色的大河

缓慢的大地将带我们去往何处

是去质问我们的沙漠中的沙漠

还是回到海水和青色的花草之上

开一朵没有泥土和雨水的鲜花

等待这世间最美好的蝴蝶

为了我们而死亡

六月,美丽而残缺的六月

六月,汗水如雨水的六月

两朵云

你和我

是两座远远的山坡

想见你的时候

开一朵白色的蒲公英

你和我

是两条远远的河流

想和你说话的时候

放飞一只紫色的水鸟

你和我

是两朵远远的白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