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更陪郎

2020-06-29 07:54:55 《滇池》 2020年6期

朱登麟

秋收过后,瓮桶坝的田地闲下来。那些割掉穗子的水稻、掰去棒子的玉米,完成了使命,没了奔头,心头空空的,被秋风秋雨一撩拨,便乱了心智,一个个惊惶失措。即便一只麻雀掠过低空,也吓得簌簌发抖。

梦秋端一盆玉米粒,在庭院里侍弄她的鸡鸭鹅。一只鹅因为跑得慢,被鸡抢了食,急得扭着脖子,嘎嘎叫。梦秋抬腿撵鸡,鸡往旁边躲闪,碰倒了狗饭盆,惹毛了大黄狗,汪汪汪,呲牙咧嘴发警告。

院子里乱作一团。梦秋顾得这个,顾不得那个,生了气,双手一扬,天女散花,洒一场珍珠雨,引诱得大黄狗也不自重,跟鸡鸭鹅满院子瞎扑腾。梦秋不耐烦管这些一点不矜持的畜生,把盆子倒扣在院墙上,抬眼看一眼山脚的坝子,感觉这土地如同女人的肚子。十月怀胎,一朝分娩。肚子闲下来,里面顿时空空荡荡的,只剩下一张蒙在表面的皮囊。这皮囊不像身上的肉,倒像是用大头针缝上去。莫非要等再次下了种,种子羞答答发芽,嫩芽闹哄哄拱土,那层皮才会慢慢回到身子上来?

小老虎一般在土地上活蹦乱跳的男人,被庄稼折腾了一季,此刻也闲下来,疲了乏了,躺在床上睡大觉。先前拼命灌浆、拼命长个的那股活劲一泄,筋骨血脉就散了,随这地里的庄稼一起萎顿,耷拉下软不拉叽的躯身,散佚了先前青枝绿叶的精气神,呆头呆脑,不知道根往哪儿戳、叶自哪儿生。梦秋回屋,拿拳头捶他,拿牙齿咬他,拿指甲掐他,男人翻个身,送她个硬邦邦的脊梁,嘴里叽里咕噜发一阵梦噇,又睡死过去。

以往,收完秋,四里八乡,许多人家忙着立房、接亲、生子、祝寿、了愿,请花灯班上门,热热闹闹唱大戏。梦秋和男人是麦子溪太平花灯的“文花魁”和“武状元”,砍先锋、开财门、出土地、说财神、合刀打棍,二十四个程式样样精通。男人诨号“巧嘴八哥”,一张嘴像蜂蜜罐子,见子打子,即兴绕出许多俏皮伶俐的祝福话,赞得主人家心花怒放,一张张“大团结”喜鹊般飞进梦秋的钱包,塞得梦秋的银行卡像瓮桶河的水,不时漫上岸来。一个秋冬下来,一家人的种子、化肥、猪苗,男人的烟酒,梦秋的衣服化妆品开消,就不需要到地里去扒,到工地上去扛。男人靠一手绝活、一张巧嘴,将梦秋养成了一朵花,惹得别的女人都拿他们两口子说事,骂自家男人。梦秋为了不影響收入,直到今年春上才要孩子,怕怀身大气的,失了腰身,没人请。

这两年,情形发生了变化,有点力气的男人女人都离开了村庄,村子像庄稼一样荒芜下来,没了喜气。吹唢呐打锣鼓的师傅,请神送鬼的法师,劁猪阉狗的匠人,都没了生意。外出的人挣了钱,回家过春节,大包小包尽是城里人喜欢的新鲜玩艺。酒足饭饱之后,都窝在麻将桌、扑克桌边打发日子,再没有人玩花灯、追花灯,连镇上的花灯比赛也停了好几年。村里人办事,动不动就请洋乐队、放露天电影,男人的一身舞艺找不到地儿展演,一张巧嘴找不到主子奉承,便更没了精气神。眼看着膝盖头上又长了张要吃要喝的嘴,整天“哇哇”的,可不准他爹歇下来,就这样泄了气。

梦秋打电话给喜鹊,要喜鹊在南方的厂子里给她姐夫找个工做。即便不挣钱,也要让男人保持男人的雄性,像院子里那棵贴梗海棠,戳在瓮桶坝的土地上,即便不开花、不结果,也要四季常青,金枪不倒。

“贴梗海棠”跟她开玩笑:“古言说,小姨子的屁股有半边是姐夫的哩,你就不怕、不怕我把喜鹊……”

“你敢。”梦秋捏紧拳头,在男人眼前晃荡:“喜鹊是谁?咱梦秋的亲妹。糙辣得很。哪个敢占半点便宜,她不拧断你命根子。”

“我好怕怕……”男人将脖颈往后缩,装着怕挨打的样子。两个人哈哈大笑。男人将梦秋扭倒在床沿,要做那拧断命根子的事。

梦秋喘着粗气骂男人:“青天白日的,你唱啥子五更调?”

“你不想唱哇?”

“不想。”

“真的不想?”

“假的呀?”

“那我收灯喽。”

“敢——”

夫妻间的“黑话”,用的是月亮山太平花灯的术语。“五更调”是一种缠绵的唱腔;“收灯”说的是结束花灯表演。

折腾一阵子,命根子没拧断,男人却变成一根腌茄子,释了水分,仰面朝天,软瘫在床上,有一搭没一搭跟梦秋瞎话。

“你这只小母鸽子,表面温顺,内心狠着哩。”男人说她一天在耳边咕咕咕咕的,像只发情的小母鸽子。

“咋狠了?”

“娃才满月,你就把他爹往外撵,让我父子骨肉分离。你好忍心嘛。”

“人不出门身不贵。赖在窝里,不成了头懒猪?”梦秋伸出两个指头,捏住男人肥耳垂,扯成一只猪耳。

“两年了,哪天不得在你身上尝一两顿荤腥?吃得饱饱的人,突然要断顿,咋个习惯嘛?”

“没出息。”“想你了,咋个活?”“有手机。我天天晚上视频给你看。”“饱死眼睛饿死卵哟。”“拿出你的金钢钻,找个墙缝钻嘛。”“不怕我捱不住劲,在外面找人?”“敢。”“不怕城里那些不要脸的鸡婆来勾引?”“怕就不是你女人。”“可我怕……”“怕啥?”“怕你想我?”“不想。”“怕你一个人寂寞。”“有鸡、有猪、有鸭陪哩。”“怕野猫、黄鼠狼上门。”“有狗守着哩。”“怕……”没有风,阳光懒懒照着窗棂。絮絮声渐行渐远。一粗一细两缕鼾声,纠纠缠缠沿窗缝传出来,传染给门前的狗、院里的鸡、圈中的猪、花池边披垂的金丝菊,天地万物昏昏沉沉,垂下脑袋,流着涎水,进了梦乡。

梦到精彩处,眼前浮现出古色古香的戏台,闹闹嚷嚷的人群,耳边响起咚咚嚓嚓的花灯锣鼓——

正月间,一年一度的花灯大赛,扰乱了麦子溪镇春节的节奏。

梦秋挤在一群堆金砌粉的演员中,伸着瘦瘦的脖子,像溪水中的小白鹅,目不转睛盯着舞台,两点黑眼仁跳出瞳孔,像两只摄像头,对准台上的武角小生,不争气地伸伸缩缩。

舞台上正在表演的,是瓮桶坝太平花灯队的武角“唐二”和文角“幺妹子”,相当于京剧中的花旦和小生。那饰演唐二的小胖哥是上一届武角魁首,身段轻盈,表情丰富,浑身每块肌肉都会跳动,透出一股喜感。一对眼睛像溪水中的银鱼,蹿上蹿下,忽左忽右,满场飞花;一双脚像踩在水面,每点一下就激起一圈涟漪;一段腰身浮在浪尖,每次腾跃都像鲤鱼翻身,弄得啪啪水响;一对折扇拖着流苏,被他舞得蜂飞蝶舞,百鸟朝凤般,将个幺妹子捧成了花仙子。

梦秋圆睁双眼,怕漏掉每个细节,眼前尽是那个人扑朔迷离的身影。一场表演下来,梦秋眼看直了、腮看热了、心看痴了——要是能跟这样的角儿搭配,跳一场,闹一场,舞一场,该是多么惬意,该有多么过瘾啊。

轮到麦子溪花灯队上场,梦秋抖擞精神,做足了十二分功夫。唐二一声“请腔”:好玩仙女跳出来 ——

梦秋迈起小碎步,甩起梦一般迷幻的水袖,脚不点地,像一只翩跹蝴蝶,围场旋舞一圈,转到台子中心——立定。抬腕。眉毛随最重的一声锣鼓点子往上一扬,亮出一双丹凤眼,不媚不俗,瓷光四射。全场被她的亮相镇住,先是短暂的一阵静默,接着响起一连串尖叫。

锣鼓镲铙打住,笙箫胡琴奏起,音乐由阳转阴,由刚强变得缠绵。梦秋张开樱桃小口,露出一口细白牙齿,金嗓一开,吐出一百只黄莺、一百只百灵、一百只金丝雀,在剧场上空追逐嬉戏,袅袅翻飞,啾啾鸣啭:

一更一点月出来,山伯配合祝英台。梁山伯,祝英台,同到尼山攻书来。尼山攻书三年载,不知英台是裙衩……

手眼身法步,一招一式,做功十足。一双绣花鞋像雨点,忽而水花四溅,忽而淅淅沥沥。一块大红手绢像一百朵火焰,在指尖跳跃。灵活的腰身,亮丽的颜面,仿佛一百只彩蝶满场飞舞,让每个观众都感到她就在自己面前。一双流盼传情的眸子,闪电般频频发光,让每个观众都感觉她正看着自己。整场演出,梦秋格外卖劲。这个有心计的女子,她要征服满场观众,更要征服一个人。

梦秋唱的是《梁祝调》,自己却不想做现代版的梁祝。祝英台是女扮男装,梦秋是货真价实的女儿身——她可不想让那个人以为自己也是男扮女装。梦秋调动起浑身解数,将幺妹子的活儿做细做足,一双眼睛深情顾盼,不时撩一眼观众席中的那个人。

有一瞬,两道热辣辣的目光短兵相接,“哐”一声撞得火花四溅。

男不唱戏,女不跳灯。唐二戏逗幺妹子表演,整段戏狎狔猥亵,尺度很大,因此幺妹子都是男扮女装。未婚女孩儿跳幺妹子还是头一遭,很多人都等着看笑话。不料看了梦秋的表演,却没人笑得出来。梦秋把这个角色演得如此高雅脱俗,震住了全场观众,大家才发觉花灯还可以演得如此干净。

比赛结束,评委打分。麦子溪花灯第一次压倒瓮桶坝获得金奖,梦秋当仁不让夺得花魁,浑身是戏的小胖哥毫无争议卫冕武角魁首。

颁奖从优秀奖开始,一路往上,最后一项是最佳文角、最佳武角奖。梦秋和那个人身着戏装,并排站在舞台中央。啧啧啧,好一对金童玉女。

那个人死皮涎脸伸过来一只肉乎乎的手,梦秋脸一红,小手在那只手上轻轻捏了一下。那个人受宠若惊,脸上洋溢喜悦。梦秋感觉脸孔发烫,双目含羞,好在脸上的红粉理解她,将她的羞涩和惊喜遮盖个严实。

“配一个!配一个!”台下一片声起哄。

主持人火上浇油,眼神充满挑逗:“按照惯例,花灯大赛的压轴戏,是最佳文角跟最佳武角配对表演。你们二位敢不敢来一段?”

“配一个!配一个 !” 观众席掌声雷动。

那个人右脚右手往前一伸,做了个请的姿势。梦秋懵了一下,旋即醒过神来。她没想到,自己先前还做着梦,转眼就要变成现实。梦秋不是祝英台,一点没扭捏,跟在那个人脚步后面,退回台边幕布后。两人头碰着头,喁喁私语,商定跳一段花灯小调中表演难度最大的《五更陪郎》。

开场锣鼓一响,唐二扬鞭打马,一阵风从侧幕旋出到台心,一个亮相,开口来一段念白:

说要来,我就来,各位观众且开怀。正月十五花灯赛,各路灯友齐上台。太平盛世跳花灯,花灯仙子请出来……

锣鼓再起,梦秋换了一身火红的紧身裙袄,双手舞起红手帕,像一团烈火旋舞而出,来到台心。两个人蝴蝶穿花,情意绵绵,满台飞舞。一举手一投足,无需示意,便是天作之合。梦秋感觉跟小胖哥仿佛共用一个头脑、一颗心脏,每个动作都配合得天衣无缝。

叫好声、口哨声不绝如缕,将梦秋从梦中惊醒,唤回到眼前。

瓮桶坝的秋雨,近看透明,远观朦胧,像极了小媳妇的心思,分明在眼前,你伸手一捉,又随风走远,送你些琢磨不定的秋寒——就像喜鹊那个说来就来的电话。电话没来前,梦秋日也盼,夜也盼,怕南方的天太高,林子太大,自家男人还是只没出过笼的雏鸟,找不到栖息的枝丫。电话一到,却一下子慌了手脚。这个没经过大事的女人,起先还以为自己翅膀够硬,扛得起任何事情,这会儿却显得六神无主,总想找个谁来怪罪。先怪天,这鬼打头的秋收,说来就来,说去就去,你不会放到年关去收呀?收完就过年,男人就不用出去了。后怪喜鹊,平时安排你点事,总是拖拖沓沓,说早上来,晌午都不到。这回倒是快,说找工作你就找到工作了。你不会拖个三月俩月的,让我心里准备充分一点呀?怪来怪去,只怪自己作贱,守着好好的男人,不好好过日子,硬把男人像个风筝一样,“日——”放到南方陌生潮热的空气中去。的确只是一团空

氣呀,南方在梦秋的意念中,连个清楚的模样也没有。

埋怨归埋怨,梦秋不能让男人看出自己心软,继而得寸进尺,赖着不走。她得以一种毅然决然的姿势,向男人表明态度。她觉得表明态度的最好方式,是抓紧给男人收拾行囊,催他起程。行李装进旅行袋,就等于家里没了男人的位子,男人才会彻底断了念想。

衣柜掏空了,鞋柜掏空了。所有存放男人生活用品的箱箱柜柜,都翻了个底朝天。衣裤、鞋袜、皮带、钱包、毛巾、剃须刀、充电器、香烟盒……散放一床,像开了个花花绿绿的杂货铺。

梦秋站在杂货铺前,守着一堆惊惶失措的物件发呆,十根手指像地洞中的田鼠,面对一堆食物,缩头缩脑,不知道从哪下口。一低头,见那只傻里傻气的帆布背包愣在床边,呆呆的张着大嘴,等她往里喂东西哩。梦秋莫名其妙来了气,伸脚一踢:滚一边去!你要把我男人全部吞下去呀。

梦秋不想让手闲着,拿起一件短袖 T恤,在胸前比划一番,平铺在床上,折叠好,拿起来贴在胸口,抚平,感觉布料温温的,好像男人的胸脯贴着自己的胸脯,热乎乎,毛茸茸,刺激着她最敏感的那根神经。瓮桶坝已是秋风秋雨,女人们已将夏天穿的短衣短裤、凉鞋凉袜收起来,放进衣橱。可南方热哩,看天气预报,气温还没下过三十度,厂子里的机器整日整夜轰隆隆转,一阵阵吐热气。男人是独苗,从小不缺油水,婚后又得自己滋养,活像一棵肥肥嫩嫩的黄豆芽。将这棵没筋没骨的豆芽菜扔到南方去,不热得脑壳长包才怪哩。梦秋手里漫不经心叠着衣物,心思却化作一只恍恍惚惚的红蜻蜓,飞到了南方的低空,浑身热烘烘的,呼吸也跟着紧起来,眼前浮现出一幅画面:高大空旷的厂房,一堆肆无忌惮轰轰转动的机器,咿里哇啦,催促着自己的男人,一会儿这个喊热,一会儿那个喊痛,一会儿这边喊饿,一会儿那边叫渴,就像医院的急诊室,每个病人都在叫唤,喊医生快过去。男人额头上大汗淋漓,湿衣服紧贴脊背,东一头,西一头,脚不点地,忙得上气不接下气。梦秋感觉一把柴火星子塞进了嗓子眼里,这里那里都在冒火冒烟。

秋衣秋裤码一堆,冬衣冬裤码一堆。整个下午,梦秋都在跟这些衣物闹别扭。装进去的拿出来,拿出来的又装进去,拿不定主意该带哪件,不该带哪件,仿佛每件都重要,少了哪件,放行袋就空空的,心也跟着空空的。折腾来折腾去,心头烦躁起来,便拿这些衣物出气,将叠好的打散,打散的叠好,扔了一床。梦秋好讨厌这些衣物,想跟着去,你就大大方方举个手,开口说说要去的理由,别让我作难。梦秋又好羡慕这些衣物,它们既不知冷暖,也不知厚薄,却可以成天跟男人呆在一起。自己要能变成一件衣服多好啊——可以贴在男人身上,男人到哪里就跟到哪里,随他走南闯北,陪他经风历雨。

都怨你,都怨你。梦秋嘴里嘀嘀咕咕,搞不清是跟这些衣物生气,还是跟自己生气。悔不该硬着心肠撵男人到麦子溪去跟父母道别。要是男人在身边,自己就不会神神叨叨的,收几件衣服也犹豫不决。你这只逞强的小母鸽子哟,你以为生了儿子,身子骨就长硬了,可以放单飞了。哪晓得天上才起一点阴云,连雨的影子还没看见,就吓慌了手脚。今后家里有个大事小情,哪个给你拿主意?男人一走,你跟个小寡妇似的,有个风风雨雨的找上门来,哪个伸臂膀给你遮一遮、挡一挡?

埋怨了自己,又埋怨男人。你个狠心的,叫你走你就走呀?不想想你走了,留下我一个小媳妇怎么办?重活儿谁来干?受坏人欺负怎么办?平时给你安排个事儿,你犟来犟去的,这回倒是爽快,说走你就走,水里火里不回头哇。说不想你就不想你呀?说放心你就放心你呀?把你的小母鸽子丢在家中,不怕风雨打折了她的翅膀呀?不怕飞来只“拐鸽”,把她“拐”进别人的鸽笼呀?你个狠心的,这个时候,怕是心早已飞到南方去了,飞到小姨子身边去了。胡思乱想中,先前还勉强笑盈盈的一双丹凤眼,此刻已噙满了眼泪。泪水被脑子里窜来窜去的委屈一煮,就沸了,在眼窝子里转,咕嘟咕嘟冒泡,滚豆子般顺着眼睑翻滚而出,在白皙的脸颊上流成几排感叹号。一串串炽热的感叹号,嘀哒嘀哒滴落到衣物上,将好些心思、好些心情,浸进惜别的丝丝缕缕,打湿男人远行的旅程。

眼泪是女人用情感酿造的美酒,可以迷醉男人,也可以麻醉自己。女人一流泪,身子里的烦恼和忧伤就跟着稀里哗啦流出去了。梦秋擦一把泪,将沾满泪水的手掌在男人的衣物上擦干,仿佛就把自己的挂念擦进了男人的行囊,心情随之舒缓下来,笑骂一声:贱胚子,小姨子按你吩咐给男人找工作,男人听你的话出门打工,你却涎着张绿毛脸,在这里作精作怪,好意思?自己没主意,却把责任推给这些衣物,吓得人家忍气吞声,不言不语的。

晴带雨伞,饱带干粮。出门在外,哪有家里惬意。临时要用个什么,到哪里去找?能装的都装进去吧,男人要用,有个地方寻去。况且男人都走了,这些衣物留在家里发霉,闲得发慌,它们不得怪罪你呀?衣物们带着男人的气味,放在家里,时间长了,那味会越来越浓,嗅进去呛鼻,看见了伤心,还不如让它们通通的走,去给男人作伴。眼不见,心不烦。

稀里糊涂闹腾了半天,终于将东西收齐。梦秋面对半架空衣柜,感觉整个家被掏空了一大半。特别是那张空荡荡的婚床,男人在的时候,被一家三口的体温装得满满的,全是幸福。男人一走,自己跟儿子缩在一角,空了一大半,就等于一大半的幸福没了着落。人家说没男人,一个家就缺了一角,岂止一角,梦秋觉得四梁八柱都塌了。平时洋洋自得,被男人捧上了天,以为自己真的是天。男人这一要走,才发觉原来男人才是天啊。天走了,这地还熬得住吗?

梦秋把沉甸甸的帆布包抱在胸前,脑子里放电影般,一件件过那些物件,检查有没有落下什么。衣服、裤子、鞋袜、充电器、剃须刀……全都在包里安安稳稳睡大觉哩。梦秋心里却总是踏实不起来,好像差了一件最重要的,必须让男人珍藏在身边、牵挂在心里、一秒钟也不准他忘记的东西。是什么呢?自己的一截断发?家乡的一抔湿土?电影里那些古老古代送别的镜头,一一浮现眼前。梦秋想起一样,摇一摇头:那是过去的情节,老套,落俗,没创意。她得来个猛的、个性化的、有爆炸点的。

梦秋想起一个物件,“噗哧”一笑,一张脸羞得像月亮山顶刚露脸的朝阳,红赤赤、热腾腾的,一脸稚气。梦秋从裤袋里掏出一串钥匙,打开娘家陪嫁来的小皮箱,拿出一套崭新的粉色内衣。梦秋将内衣贴在发烫的脸颊,让自己的体温窜出来,渗进每根丝线。焐了一会,觉得还不够猛,又拿出一套穿過的,带着她体味的。她要让男人看到这件内衣,就想起自己的身子。想起自己的身子,就浑身发热。

梦秋双手颤颤的,把这件东西用塑料袋包装起来,塞进帆布袋,放在男人伸手可触的地方。想了想,又掏出来:小贱人哩,啥时候学得这样浪哟,死不要脸。

内衣放回小皮箱,上了锁,心头又浮躁起来。一双空手在胸前绞来绞去,一双绣花布鞋在屋子里踅来踅去,踅不出个主意,就狠狠跺几下地板,仿佛这样一跺,就会有答案从地板里蹦出来。

梦秋不甘心,再次打开皮箱,想找一件于他们两人都刻骨铭心的物件。梦秋要用这个物件代替自己陪在男人身边,要让这物件长出嘴、长出手、长出牙齿,不时亲他、挠他、咬他。

这样想着,便有些心急火燎,直接将箱子打开,向床上倾倒。内衣内裤、首饰盒、化妆品、结婚证、存折……哗啦哗啦争相跑出来,在床上打滚,摇晃身子,闪眨媚眼,举起小手,期盼女主人挑选。梦秋拿起这个,不合适,扔掉;拿起那个,不称心,扔掉。总觉得还有一个东西没跑出来,气得在箱底猛拍一巴掌。一个东西“噗”地掉落床头,神气活现的,翻开雪白的身子,拿一行行细密的黑字,撩她。那是一本月亮山太平花灯小调的手抄本,是她跟男人一人一段,一字一句抄上去的。那些字句,像一条条折叠的小蚯蚓,在她眼前动起来、晃起来、活起来,化为

一串串音符,牵牵连连伸向空中,成为她拴住男人手脚的一根风筝线。梦秋心头狂喜:你个阴心仔,这会才滚出来,原来躲在箱底,藏得太深。谁将这东西藏这么深的,她却不管不问。

梦秋伸出两根手指,小心翼翼把它拿起来,摊在手上,一页页打开,像打开了一道门,眼眶里热腾腾的,响起轻快激越的锣鼓点子,腾跃起翩翩起舞的幢幢人影。

一对不安分的小兔子钻进心房,在梦秋紧绷的胸衣里蹦来蹦去,奋力要窜出来。触景生情,一段花灯调,一字一腔板,顺其自然的从心灵深处的沟壑中流淌出来:

一唱我的郎噻,奴的个小冤家。正月十五年才过噻,你匆匆忙忙要离家。奴不图你钱万贯来米万担;奴不求你做高官噻骑白马……

锣鼓铙钹自心头响起,笙箫管弦从空中飘来。

梦秋轻启朱唇,嘤嘤吟唱。一双绣鞋在地板上蜻蜓点水,翩翩起舞;一条红丝巾缠绕着玉光水滑的胳臂,随十根手指在空中旋转;一个娇俏的身子,融进阵阵红粉香风,恰如彩蝶穿花,金凤求凰。

二唱我的郎噻,奴的个小冤家。家有娇妻你不疼噻,你要去远方采野花。奴只求你平安去来平安回,奴只盼你早回程噻早回家……

三唱我的郎噻,奴的个小冤家。安生日子你不过噻……

“哪个不过安生日子嘛?这不都是你逼的?”

一双大手从两腋下伸过来,揽住了梦秋的细腰,得寸进尺,往胸脯上滑,在那两团柔柔的棉花上轻轻揉捏。一张热呼呼喘息的嘴贴上后颈,吹乱了耳边的头发,也吹乱了一颗比头发还零乱的心。

梦秋手脚软了下来,再没力气继续舞蹈。身子柔柔地靠在一副结实的胸脯上,仿佛靠着一堵崖壁,先前空落落无所依托的脊背,终于被一副热烘烘的胸膛抵实、填满。梦秋用后脑勺往崖壁上顶,顶出一片空间,将头使劲往后仰,在男人眼前展露出一张翘起的红嘴唇。

男人垫起脚尖,俯下脑袋,嘴唇沿额头、眼睛、鼻梁一路下滑,四片嘴唇重合在一起吸气,仿佛要把五脏六腑吸出来。

窗外细雨如丝,垂成一道帘子,挡住了远处的山峦,近处的花树,挡住了院子里鸡、猪、鸭、狗好奇打探的眼睛。

“睡了——”“不睡。”“明天起早赶路哩——喂不饱的癞皮

狗!”“明天就饿饭了哩。”“去当叫花子,上千家门乞讨。”“混球说哩,人家只爱吃你这口。”“小姨子那口更嫩更香哩。”“屎壳螂顶芭蕉叶——你硬拿绿帽子

往脑壳上戴呀?”“你是鸭子死了嘴壳壳硬,心都飞到

南方了哩。”“说的风吹过,做的才是铁实货。”男人翻过身,全身蓄满了劲,又往梦

秋身上爬。折腾了一会,败下阵来。放了血的年猪一般,躺在一旁,大口出气,一会儿就听到鼾声如雷,不时还扯一道火闪,轰隆一声,把屋顶掀到天上去。

梦秋先前躺在男人怀里,上下眼皮直打架,任男人千般折腾也撑不住。此刻男人沉沉睡去,她反倒一点睡意没有,脑子清澈得就像瓮桶河里的水,看得清水草缠着卵石舞蹈,听得清鱼虾伴着流水唱歌。淅淅沥沥的雨声,长长短短的鼾声,夹杂着儿子金桂香气般细切的呼吸。梦秋捏一捏左边熟睡的男人,摸一摸右边睡熟的儿子,突然醒悟到这两个男人已是自己生命的全部。可惜这全部中的一大半,明天一早就要踏着熹微的晨光离她而去。要是可以,她好想像拉窗帘一样,将月亮山的峰峦拉长、拉高,拉来挡住整个瓮桶坝,让凌晨的太阳光永远停留在山背后,不要爬过峰顶,照进窗户,牵一道影子般牵走自己的男人。

男人的睡眠,永远是手脚打开、无忧无虑的。梦秋睡不着,又不忍心叫醒他,脑子里琢磨,再为他做点什么。

做点什么呢?梦秋轻手轻脚翻身起床,披上睡衣,趿上拖鞋,来到厨房里,拉亮电灯,三个指头一拧龙头,塑料管里的清水仿佛得了号令,争先恐后往外涌,咕嘟咕嘟,转眼间,将灶上的山水锅灌了个半饱。

梦秋关上水龙头,拿出打火机,伸进灶膛,对准引火绒,啪——火苗起哄似的窜起来,伸出几十只发红发烫的舌头,闪闪烁烁舔舐锅底。锅里的水开始发痒痒,骚动不安,贴锅底冒起一层亮晶晶的水泡。梦秋一下子想起男人的初吻。在麦子溪的月地里,男人慌里慌张,笨手笨脚,一张嘴显得不够用,额头渗出的热汗就像这锅底的水珠,啪啪啪爆破。

梦秋搬过灶台上的蒸笼,将昨晚备好的香肠、腊肉、小米鲊、盐菜肉、酥肉、夹沙肉、白面馒头,一屉一屉蒸进锅里。她要让男人饱饱地吃一顿家乡的美食,让他永远忘不掉家乡的味道、老婆的味道。

不想灯光一亮,木栅栏里的一笼鸡以为误了报晓,慌乱起来。

“哥哥喔——哥哥喔——”几只讨厌的公鸡扯开喉咙唱起来,仿佛在哂笑她。死不要脸的母鸡们也不消停,扑扑扑拍打翅膀,为自家的男人鼓掌。

梦秋赶紧关灯、关门,怕吵醒劳累了大半个夜晚的男人。

梦秋逃也似的回到黑漆漆的卧室,躺倒在男人身边,身子挨着男人滚烫的胳膊,使勁闭上眼睛,却仍然睡意全无。她怕男人醒来,又盼男人醒来。捱了半个时辰,不见男人有一点响动,感觉有些欣慰,又有些失望。梦秋轻手轻脚起床,打开衣柜,取出跳幺妹子的行头,轻手轻脚穿好裙袄,套上绣花鞋,戴好凤冠,伸出两根手指,舞起花帕。舞着舞着,腿脚和腰身发痒痒,不听她安排,自己扭动起来。屋子里一片漆黑,只有窗口一点微光,不时将她的剪影投射到地上、床上、墙壁上。不多一会儿,嘴巴也不听她安排,一开一合,流淌出嘤嘤的吟唱:

一更陪郎喝杯酒。二人吃得手挽手。郎吃三杯昏昏醉,妹吃三杯口对口。

这是梦秋跟男人花灯大赛上的压轴戏,也是月亮山花灯的保留节目。两年多来,梦秋不知道在心里温习过几百遍。夜深人静的时候,她总要逼男人陪她唱这段小调,不然就不给男人吃她那一口。久而久之,这出戏成了她跟男人上床的戏前戏。男人刮她的鼻子,说她就像戏里祝英台,像戏词里唱的那样“痴呆”,两年多了还一直活在那出戏中。

二更陪郎喝杯酒,郎心贴着妹心口。郎心好比天上月,妹心跟着明月走。

男人天亮要走,昨晚上连做了几场好戏。男人几次要唱花灯调给她听,梦秋不忍心,伸手捂住男人的嘴。其实她内心是想听男人唱花灯的,男人唱的灯调子,她从没听够过,一辈子也听不够。她跟男人约法三章:到了南方,每天晚上必须跟她视频,跟她唱一段《五更陪郎》调,否则不让他睡觉——她就是要一辈子活在那出戏中。

你个狠心的铁梗海棠哟,这会儿你的“硬”气哪儿去了?梦秋在心里自言自语:你傻呀?你难道不喜欢人家一直活在一出戏里吗?你难道要人家走进另一出戏里呀?

梦秋使劲眨眼睛,两片嫩荷叶般薄薄的眼皮,再也包不住汹涌而出的泪珠,先前轻柔清脆的唱腔哽在喉咙里,就像录音机卡了带,断断续续,哽哽咽咽:

三更——陪郎——喝杯酒,郎身常在——江湖——走。郎在——江湖——不思家,妹在寒窑——长——相守。

神情恍恍惚惚,脚步恍恍惚惚,光影恍恍惚惚。只有指尖上的两朵火越燃越旺,烧灼着梦秋娇巧的躯身。她的胳膊、腰身、腿脚和眼神,仿佛躲避火苗灼疼似的,闪展腾挪,在夜色中呼呼生风。

四更——陪郎——喝杯酒,

郎在江——湖——慎交友……

一双手从身后绕过来,搂住梦秋的腰身。一个同样哽咽的声音穿过头上的发丝,跟梦秋合成一股弦:

念想——家中——妻儿在,

望乡台上——常——回眸。

梦秋仰起头,身子撞进一个热乎乎的胸脯。男人手上用劲,将梦秋的细腰轻轻托起,扭过来。两人四目相对,一对黑眼珠在暗黑中闪烁,仿佛两面魔法镜,要将彼此吸进去,让对方找不到路出来。男人吧一口气,屈起腿,右脚上前,形成弓步,一双手在梦秋腰上轻轻一托。梦秋脚尖轻点男人膝盖,飞身一跃,跳上男人赤裸的胸膛,两腿一卷绕过男人身子,一双绣鞋在男人厚实的背梁骨上扣紧,腰身像一张柔韧的弓,慢慢往后仰,双臂舒展,指尖上的红手帕,风火轮般旋转。男人耸动双肩,手掌舞成迎风的折扇。小两口表演起花灯舞蹈中的绝活“黄龙缠腰”,两双扇动的翅膀在夜色中追逐嬉戏,缠绵悱恻,仿佛要飞上天去。

五更陪郎(妹)喝杯酒,

天光发白郎(我)要走,

千杯万杯喝不醉,

跟郎(妹)天长又地久……

“唔哇——唔哇——”两个人正舞到极致,儿子不知何时睡醒过来,在床上放声大哭。

梦秋一扭身子,挣脱男人的缠绕,转过头来,看到一双胖嘟嘟的小手,在朦胧晨光中着急地乱抓乱舞,急切地想抓住什么。恍如一觉醒来,发现身边空荡荡的,没了伸手可触的热乎乎的奶头,没了一直环绕身边的暖融融的安稳。

责任编辑 包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