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而不同,大美方成

2020-06-29 07:44:41 《课外语文·中》 2020年6期

张苧予

真正的草书艺术,完全不是在趋附他人,而是作者个性的真实表现。可能满纸“荒唐言”“草率风”,却以一种独特的真情实感,触及观者的魂灵,此乃参差百态的差异之妙。

从“无法”到“有法”,得之象外,臻至化境,彰显的是个性独特与共性技法间的融会贯通,这是传统的哲学审美至境,亦是当代思想与艺术的起源。因而吾曰:和而不同,大美方成。

鲁迅先生曾说:“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我只觉得他们吵闹”,同时也说“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和我有关”。创作文学,只是坚守个性而孤立于时代之外,未免庸俗浅薄;只为取悦读者而失去自己的灵魂,便丢掉了这部“作品”本身存在的意义。

揆诸当下,文学作品或将风行潮流奉为圭臬,进而延伸至“用同一个声音说话”;或秉承离经叛道,张扬个人的理念,独特成脱离时代的“孤岛”。物如此,人亦如是。

《祝福》中祖祖辈辈迂腐陈旧的相同观念成为害死祥林嫂的罪魁祸首;堂吉诃德将不切实际的独特幻想付诸现实,他人看他如疯癫;思想超限度的差异,致使个体行为的怪诞荒谬。此二者,皆不可取。究其病灶,前者是由于个人独特性的萎缩,对“物之不齐”乃物之本性认知的缺失,因而困囿于整齐划一的枷锁;后者是源自眼界的狭隘与知识的片面,以致独持己见,夜郎自大,轨迹与时代脱节。

于文学艺术而言,当合理彰显独特,缔造作品个性化。孟子云:“夫物之不齐,物之情也。”事物各有不同的情志存在,所体现的差异本是自然界恒一的法则。少陵沉雄博大,而独少摩诘之冲淡幽适,此少陵生平之所短。摩诘又有别于太白,太白清而放,摩诘清而适,故高人之调自不同也。三人皆立足时代背景,贯之以个人独特风格,因而各成大家,共谱唐诗风韵。我们应在合理限度之内,秉持共性规律,尊重,包容,创造个人的独特性,以己身才华同展文化灼灼之辉。

于意识观念,当理性看待差异,造就思想多元化。各人之所以执笔各自的生活,是个人拥有其独特思想境界与情感体验,自然也有其不同的趣味追求与志向节操。而我们所应做的,便是把个人的独特性刻入生活的骨髓,完成陀思妥耶夫斯基口中“人不是齿轮”的例证。在大道相同的主流背景内,理性表露个人思想的参差百态,以“恬淡”的心境兼收并蓄,构成当代意识理念的多元并存。

《國语》云:“声一无听,物一无文,味一无果,物一不讲。”差异本天成,独特需有度。和而不同,理性张弛,大美方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