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基建推动发展新浪潮

2020-06-29 07:57:33 《中国名牌》 2020年6期

李顗

近期,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以下简称:新基建)成为社会各界广泛关注的热点话题。根据国家《关于推动基础设施高质量发展的意见》,新基建主要包括5G基站建设、特高压、城际高速铁路和城市轨道交通、新能源汽车充电桩、大数据中心、人工智能以及工业互联网七大领域。

与传统基建相比,新基建内涵更加丰富,涵盖范围更广,更能体现数字经济特征,能够更好地推动中国经济转型升级。2019年,在中国宏观经济发展“六稳”的总基调下,新基建必将为新一轮经济增长提供强劲动力。以新基建为牵引,夯实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的“底座”“基石”,对于引燃“十四五”产业动力新引擎、助力数字经济发展、构建智慧和谐社会具有重要意义。

缘从何起

新基建受关注并非始于今年,这一概念源于2018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谈及2019年工作任务时,会议指出,加快5G商用步伐,加强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物联网等新基建。3个月后的2019年全国两会上,政府工作报告明确要求,加快5G商用步伐和IPv6(互联网协议第6版)规模部署,加强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物联网等新基建和融合应用。

“加强新基建”这一表述背后,意味着政策支持。2020年1月3日,开年首次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要大力发展先进制造业,出台信息网络等新型基础设施投资支持政策,推进智能、绿色制造。

2月14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二次会议强调:基础设施是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支撑,要以整体优化、协同融合为导向,统筹存量和增量、传统和新型基础设施发展,打造集约高效、经济适用、智能绿色、安全可靠的现代化基础设施体系。

3月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会议强调,加快5G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基建进度。信号十分明确:中国将加快“新型基础设施”建设进度。

4月1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会议强调,加强传统基础设施和新型基础设施投资,促进传统产业改造升级,扩大战略性新兴产业投资。

4月2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召开会议,会议提出,要启动一批重大项目,加快传统基础设施和5G、人工智能等新基建。可见,今年实质性的“重大项目”已经部署。

地方层面,已有20多个省份推出总额数万亿元的新基建计划。仅近两个月,就有上海、江苏、重庆、山东、云南等省区市和广州等城市规划一批新基建项目,这些项目大多瞄准5G、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等重点领域。上海、广州分别举办了千亿元级别的签约开工仪式。

大有可为

新基建七大领域可被分为两大类,一是布局以 5G网络、工业互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等为代表的新基建;二是推动交通、能源等传统基础设施升级。一方面,5G 基建、工业互联网、人工智能和大数据中心是以数字化信息网络为核心的基础设施,为构建智慧化社会、数字化产业奠定了基础。另一方面,新基建所涵盖的新兴技术,将带动国民经济各行业的生产基础设施向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转型,从而有效推动我国各行业技术创新、产业创新和商业模式创新,促进新业态、新模式的发展,成为拉动新一轮经济增长的新动能和带动产业升级的牵引器。

国家创新发展研究院首席专家石建勋认为,不少人存在一种认识误区,以为新基建将逐步代替老基建。其实,新基建和老基建不是相互代替的关系,更非相互排斥,而是相互补充、互为条件和支撑的。石建勋同时指出,新基建的发展不能简单地走老基建之路,要避免一哄而上,要考虑市场需求和區域发展实际,根据财力和债务情况循序渐进,避免形成新的地方债风险。

赛迪智库发布的《“新基建”发展白皮书》预计,到2025年,包括5G基建、特高压、城际高速铁路和城市轨道交通等七大领域,直接投资将达10万亿元,带动投资累积或超17万亿元。

作为新基建的领衔者,5G被定调为“经济发展的新动能”,5G不仅应用广泛,其上下游产业链条也非常广,我国重点发展的各大新兴产业均需要以5G作为产业支撑。目前,5G进入商用化阶段,相关基站与核心网设备的技术研发与产业化日趋成熟,符合商用功能的系统设备已研发投产,终端设备加速产业化、多领域商业化,主流运营商正注重 5G 网络部署。

华为无线网络产品线首席营销官周跃峰表示:“5G的愿景是连接全社会,让全社会成为数字化、智能化社会。虽然现在5G的技术和网络主要服务于手机等形态和家庭宽带的接入,但是我们目前已经同很多运营商一起面向车辆、厂商等‘千行万业进行合作。随着明后年整个产业链(完善)后,全行业、全社会数字化的连接也会蓬勃发展起来。”

特高压技术已形成较为完善的特高压电网运营网络,特高压线路长度、变电容量、输电能力等指标均得到稳步提升。

中国是世界上高铁规模最大、技术最全、运行经验最丰富的国家。目前,我国高速铁路总里程超过 3 万公里,约占世界高速铁路的 70%,位居全球第一,已远远超过世界其他国家高铁营业里程的总和。城市轨道交通方面,中国总运营里程稳居全球第一。

新能源汽车已经上升至国家战略层面。经过多年的研究开发与示范运行,新能源汽车产业已具有完整的产业链,从原材料供应、电池、车辆控制器等关键零部件的研发与生产,到整车设计制造,以及充电基础设施的配套建设等,产业化基础已比较成熟。

新能源汽车充电桩是影响新能源汽车消费的关键因素,充电桩的不足直接导致新能源汽车充电不方便,续航里程受限等诸多问题,制约了新能源汽车的消费和产业发展。当前,我国强调要加强新能源汽车充电桩的建设,这无疑能够弥补新能源汽车行业的关键缺口,有效促进行业发展。对此,我国各地方政府积极响应,加快布局充电桩的建设工作,根据各地区电动汽车发展阶段和应用特点,紧密结合不同领域、不同层次的充电需求,各地具有针对性地提出具体的新能源充电桩建设规划,包括在交通枢纽、大型文体设施、城市绿地、大型建筑物配建停车场、路边停车位等城市公共停车场所建设分散式公共充电桩;在居民区建设用户专用充电桩等。

而大数据已成为国家战略,目前,我国已建立八个大数据综合试验区。大数据相关的新技术、新业态、新模式不断涌现,产业规模连续多年保持两位数的高速增长态势。

人工智能关键技术,如机器学习、自然语言处理、计算机视觉、智适应技术、跨媒体分析推理技术日趋成熟,并逐渐改变着商业领域的生态,尤其集中体现在三个层面:企业面、行业面、人力面。

工业互联网则呈现出关键技术加速突破、基础支撑日益完善、融合应用逐渐丰富、产业生态日趋成熟的良好态势。领域内的巨头企业也通过战略合作、投资并购等方式,加快工业互联网的应用和发展。

效果可期

消费、投资和出口是拉动经济的三驾马车,根据我国历年的国内生产总值构成情况,消费和投资在我国经济增长方面发挥着关键作用。2019年最终消费支出对我国国内生产总值的贡献率高达57.8%,而投资的贡献率也超过了30%。然而,2020年的新冠肺炎疫情不可避免地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居民的消费需求,为了完成稳定经济增长和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投资将成为主要驱动力。

疫情加快了数字经济的发展,为新基建发展提供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新契机。国家信息化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亦认为:“这次新冠肺炎疫情有可能改变整个世界的格局,疫情以前的世界和以后的世界可能是两个世界。不管预言家如何预测,但我认为即使是这次疫情也不可能阻断全球数字化的浪潮。”

新基建促進新产业链萌生,将促进交通、金融、建筑,娱乐、教育、通信和医疗卫生等领域的深刻变化,为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带来革命性的变化。

东方金诚首席宏观分析师王青表示,当前鼓励新基建投资有双重意义。首先,在国内疫情防控常态化背景下,基建投资发力将为提振短期经济增长动能、稳就业创造有利环境。其次,新基建的七大主要领域均符合我国经济长期转型升级方向,存在补短板需求。

分析指出,新基建具有兼顾稳增长和促创新的双重任务,同时还要推动经济新旧动能转换,促进传统产业转型,在传统基建趋于饱和,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情况下,新基建无疑是中国急需的新经济增长点。

在发展新基建时,要注意不能千篇一律,要按各地实际发展情况不同,资源禀赋不同,在投资建设时要注意摒弃一窝蜂似的盲目上马从而造成严重资源浪费,为后续发展造成障碍,在新基建的投资过程中要充分考虑各地实际需求、信息技术基础,防止出现新的产能过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