层层渲染写春愁

2020-06-29 07:44:41 《课外语文·中》 2020年6期

房雪丽

一剪梅·舟过吴江

蒋 捷

一片春愁待酒浇,江上舟摇,楼上帘招。

秋娘渡与泰娘桥,风又飘飘,雨又萧萧。

何日归家洗客袍?银字笙调,心字香烧。

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蒋捷,生卒年不详,字胜欲,号竹山,阳羡(今江苏宜兴)人,度宗咸淳十年(1274)进士,宋亡不仕。这首《一剪梅·舟过吴江》是词人乘船经过濒临太湖的吴江县时所作。全词用“点”“染”结合的手法,写出了词人伤春的情绪及久客异乡思归的情绪。

“一片春愁待酒浇,江上舟摇,楼上帘招”点出“春愁”的主旨:春去夏来时节,小舟在江上随波飘摇,词人满腔愁绪,连绵不断,这飘蕩的小舟不正像自己漂泊的身世吗,就在这时,岸边酒楼上的酒招子吸引了他的目光,他急切地想要以酒浇愁。

“秋娘渡与泰娘桥,风又飘飘,雨又萧萧”是用当地的特色景点和凄清、伤悲气氛对愁绪进行渲染:小舟已经驶过秋娘渡和泰娘桥,这时风吹雨急,风雨不解词人意,词人正在伤春思归,偏偏遇上了这恼人的天气。

“何日归家洗客袍?银字笙调,心字香烧”点出“思归”的情思:词人已经厌倦漂泊的生活,迫切希望能早日归家,结束旅途的劳顿,换去客袍;享受家庭生活的温馨,娇妻调弄起镶有银字的笙,点燃熏炉里心字形的香。“洗客袍”“调笙”和“烧香”是词人想象归家之后的情景,用美好和谐的家庭生活来突出思归的心绪。

“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写词人对春光易逝的感叹:岁月如梭,时光流逝,转眼间春去夏来,樱桃红透,芭蕉浓绿。“流光容易把人抛”点出感叹时光流逝之情,“红了樱桃,绿了芭蕉”化抽象的时光为可感的意象,以两种植物的颜色变化来具体表现时光的流逝之快,也是渲染。

全词以首句的“春愁”为核心,选取典型景物和情景层层渲染,突出了春愁的内涵:一是倦游思归的愁,一是春光易逝的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