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深海,你来吗

2020-06-29 07:44:41 《课外语文·中》 2020年6期

高明昌

家住奉贤最南面的海边村,海边村南面是海。小时候,去海里,是赤脚走去的。要走半个小时,那是童年的步子,一阵快一阵慢,算不出的。后来,我成了小青年,跟父亲一起去海里捉鱼。三步两步,三晃两晃,过护塘,下塘滩,踩滩涂,到海水没了脚板,也是赤脚走的,时间不满二十分钟。父亲表扬我,到底岁數小,脚头力道大。

第一次看海是小朋友之间的事。星期天,大家商量好后,背着大人去了海边。

一看到大海,我们就生了不少的失望,那个海,从上到下,从眼门前到脚后跟,没有半点蓝的颜色,海水是黄的,海天也是黄的,里面夹了一点白。书上可不是这样说的呀。大家有些愤怒,说写书人一定没有去过海边,是闭着眼睛说瞎话。有人说,部分没有瞎讲,比如,一眼望不到边是事实,成语“海天一色”也对的。大家觉得也是,就望了望眼前的大海,看了看身后的护塘,然后认定护塘就是大海的岸,可南面海的岸在哪个地方?

大家说,我们朝南游出去,近一点,看起来清爽。

还真的游了出去。半个小时过去,大家才发现自己被海水包围了。人越是朝南游去,水越是深,海浪越是大,脚底的水越是急,水也越是咸。本来脚是踩在滩涂上,脚脚是实地,腿上就有力气。现在感觉悬空了,浪潮涌来,推你就像推一根木头一样。本来是双臂朝前一伸再一弯,双腿朝前一缩再一蹲,头就朝前了,现在不是,好像水下的水在涌来涌去。大家怕了:海真的很远啊!大家对望着,希望有人先说一声回去。可是没有人先说。有人呛水了,呛得伸颈探脖了,大家游过去,帮助捶背,捶了几秒钟,算是有了机会和理由,忙搀着朝岸上游去。

后来,我们陆续来过几次,也游过几次泳,但看海的念想已经没有了。海的那边是什么,大家只在心里猜想,也开始不怨海的颜色了。这个问题也解决了,老师在课上说,海的南边叫南方,有城市的。海水是蓝色的,是山东青岛的海,不相信,你可以去青岛看看的。那个时候,我们在海边村读书,在海边村烧饭,连钱桥镇都没有去过,南桥镇是不敢说的,上海是不敢想的,青岛在哪里啊?

后来,我跟父亲来海边,是想看父亲在海面上撒网捉鱼的样子。

海水里的鱼是不钻滩涂的,它们喜欢在水里游弋,速度奇快无比,像箭头飞驰。父亲说,它们也在捉鱼,大的捉小的,凶悍的捉温顺的,有刺的捉无刺的,捉住对方比速度,速度快了,就有东西吃了。父亲左手握住网,左肘到左肩上擎着网,右手握着一把网,侧转身体,双脚叉开,一步一步向前缓缓移动着步子,双眼注视前方,他在看海浪,海浪里突然凸起一条直线,直线在快速移动,父亲的网就撒了出去。父亲告诉我,那是鱼追鱼惊起的波浪,下面都是几斤重的大鱼。

就这样,父亲捉到了一鱼篓的鱼,父亲很自豪。捉海鱼,关键是看得出水下的鱼,这个看得出就是要懂得浪波凸起的坡度,越是高,鱼越是大——这个时间极为短促,在一个小时之间。海水退潮神速,与涨潮一样,父亲跟着潮水,一路向南,已经走向了海的南面,潮水在浪潮相连的地方停步了,潮水就像一堵侧转的墙一下子矗立在我们面前,轰隆隆的声音从海底发出,像是在告诉你,这里是深海,你来吗?父亲知道,这里捉不到鱼了。

父亲看着海,一脸严肃,我估计和我一样,父亲也在想海的那边何处是。

(选自《新民晚报》2019年8月20日)

【赏析】

最美的风景在远方。小伙伴们眺望大海的远方,鼓起探索的勇气,奋力游向“海的那边”。父亲在海里捕鱼,总在海浪惊起处撒网,因为那里浪大鱼也大。海的远方有无尽的幻想,对孩子和大人而言,诱惑力同等,但通往远方也往往充满凶险。在追梦路上,面对重重困难,是畏葸不前,还是迎难而上?这是一种生活态度,也是一个具有普遍现实意义的人生话题。其实,“海的那边”可以是一种象征,是每一个人心中的向往。在未知的领域开辟属于自己的一方天地,需要拿出勇气和毅力,壮大实力,不断超越,从而成就最美自我!

(刘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