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与不变

2020-06-04 12:23:13 《读者·校园版》 2020年11期

白岩松

什么是未来?什么是创新?有一个段子说,未来的企业车间只有一个人、一条狗。人的职责是喂狗,狗的职责是防止这个人碰机器。

未来机器的精密程度可能超过人的大脑。谷歌进行了几百万公里的无人驾驶汽车测试,测试结果表明,无人驾驶汽车要比由人驾驶的汽车安全得多。

我讲这个段子,或許会加深大家的焦虑,人类的发展正在快速地提速,有公司在研制可以替代律师的软件,还有人预测20年后记者这个职业会消失,想到这些,你当然会焦虑。

我和他们想的不一样,我觉得未来不值得那么焦虑。不变是不可能的,世界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关键是你拿什么应对变化。

有人说,我要研究最前沿和最新的技术。我认为,我们最该拥有的是应对变化的能力,也就是对核心力量的锤炼。相当多的企业和人对未来过于焦虑,他们研究很新的东西,用了过多精力来研究具体的技术,却忽略了核心力量。

举一个例子。多年前我碰见邓亚萍,她刚退役,我问她还打乒乓球吗,她说不打了,因为出不了汗,现在学打羽毛球。过了几个月,我问她还打羽毛球吗,她又说不打了,因为又不出汗了。对于她而言,乒乓球是“传统媒体”,羽毛球是“新媒体”。

为什么她用了半年时间就把新媒体玩转了?因为她的核心力量太强了。在长期打乒乓球的过程中,对对手的分析能力和自己强大的心理素质以及体能,让她从最初的羽毛球菜鸟,迅速成为羽毛球高手。

在思考这件事的过程中,我的焦虑在减轻。我更关注自己的核心力量,它使我可以不断迎接新的变化。

我观察未来的重要指标是:技术和人。什么是变化的?技术。什么是不变的?人。做传媒也好,做企业也罢,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思考未来就是思考不断变化的技术、模式以及不变的人。

几千年来,人类的进化是很慢很慢的,但技术一直在进步。以前我们在龟背上刻下“我爱你”,后来我们用毛笔把这句话写在纸上,现在用手机传达,脸红心跳的感觉却从来没有变。你是关注技术进步,还是研究不变的量——也就是人?这个思考有助于消除大家的一些焦虑。

工业革命开始之前,百分之八九十的人从事农业。工业革命开始了,大家觉得这是一个挑战。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绝大多数人从土地上离开,就业岗位却前所未有地增多。

比如,刷码机在超市出现了,人们说,将来人会被刷码机赶走。结果,刷码机出现后,成本下降,大超市变成了无数个小超市,新的就业岗位被创造出来,现在全世界的超市工作人员远远超过以前没有刷码机的时代。

因此,研究变和不变,我认为更多的注意力要放在人身上。不管你是做媒体还是产品,归根结底要研究人,人的需求是最重要的基石,人性的变化是很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