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

2020-05-22 12:49:45 《女友》 2020年5期

高璨

千篇一律的春天里

一只灰色布谷鸟

不一样地叫着

时间不在场

只剩季节的窗帘悬挂

日夜交替

是一种色盲

很多雨的灵魂

在窗外向着月亮飞去

它们每一首歌

果实沁凉

介于成熟与生涩之间

就坠落

就离开一棵安静的树

玻璃杯

今夜注定是

落不了几寸

干秃枝条上发出新芽

我发誓

是神在那里

像所有對生命的指称

勿要用一种形容

去修饰孤独 和孤独之后

繁荣的孤独

树叶要多起来

太阳  才能于其中

熙攘落座

夕阳总是温暖地落在地上

再一瞬间暗下去

光的冬天到了

千篇一律的叹气

哪一声是想起了你

混乱地丢弃

可钟声怎样都是不停

那样没有节奏

回声和回声撞在一起

像水的涟漪

我发誓  那个时候

城市只是一袭

湖面 了无厚度

两片倒影相爱

一条鱼为他们见证

流浪

是所有对生命的指称

勿要用一种形容

去黯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