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雅是渐近自然的精神追求

2020-05-22 12:49:45 《女友》 2020年5期

出镜:周南

艺术学博士,上海戏剧学院戏剧文学系青年教师,上海戏曲学会会员。幼承家学,擅长昆曲清工、琵琶演奏及戏剧创作,2003年获苏州市中学生器乐比赛琵琶第一名,2004年获江苏省戏曲大赛昆曲十佳。多次受邀参加国内外演出与文化交流。

风雅标签:昆曲

人物关键词:幼承家学,传统音乐爱好者

心得分享:传统风雅都是“情”的抒发与表达,通过这一次次“共情”的过程,把他人的经验化为我的经验,从而让我更好地看待生活、体验生命。

其他小朋友唱着《两只老虎》,周南的“儿歌”画风迥异:“原来姹紫嫣红开遍, 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 良辰美景奈何天, 赏心乐事谁家院……”

三岁的小孩子,就已经能唱昆曲,并且得到了“民国最后一位才女”张充和的赞赏。彼时是1991年,一群海外学者组团来探周南父亲所带的“昆曲班”,其中就包括张充和及她的先生汉学家傅汉思。周南的父亲擫笛,请张充和唱了一曲《牡丹亭·惊梦》中的《山坡羊》,曲毕,张充和看到周南在身边摇头晃脑,似是能听懂,就问她会不会唱。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小周南大大方方地唱了一曲《皂罗袍》,张充和用摄像机全程录了下来,回美国后还写了一封长信给周父,大意是欣喜中华文化不会消亡,因为三岁的小孩也会唱昆曲。

这在很多张充和粉丝和昆曲迷心里,已然是能“吹”一辈子的因缘际遇了,身边人也引以为傲,但周南当时年纪太小,对这件事最没放在心上。周南总是这样,旁人了解了她的经历,总是佩服其学识、赏识其性情,但她自己却始终保持自然心,只做自己想做、乐意做的事情,被传统文化熏养出了一种旧时文人“万物不絮于怀”的性子,风雅既是她的日常生活,也是融入骨血的精神追求。

幼承家学,父亲和女儿的情感纽带

传统的江南文人家庭的孩子普遍都会学一点昆曲清工,不是学校模式的普及教育,而是基于家学传承的一种素质教育,祖辈教父辈,父辈再来教孩子。周南的家庭就保留了这样的遗风,她传统文化的开蒙来自于父亲。周南的父亲是一名大学教授,专业领域是昆曲及中国传统文化,在当今昆曲学界颇有影响力,他不光做理论研究,在实践方面也擅长,能写能吹能唱。小小年纪学曲、弹琴,张南从不觉得是苦差事,这是她和父亲的游戏,没有特定任务目标,自然而然沉浸,她乐在其中。

因为家庭环境的熏陶,周南从小读的是唐诗宋词、古典名著、民间故事,听的是民乐、民歌,看的是昆曲,玩的是园林、古迹,喝的是茶……父亲治学严谨,但生活中是个极有童心的人,知道怎么跟小孩玩,也很会在生活中发现“玩料”、发明游戏,不会过分拘于小节。周南学琵琶的时候,父女俩就坐在半封闭的阳台上,边弹边等母亲下班,父亲会打开一包小零食,周南每完整弹一次,他就奖赏孩子吃一个,有时候起了兴致,也会吹笛箫来与周南合奏。这一幕融洽的亲子阳台音乐会给左邻右舍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也是周南内心温馨的儿时记忆。

遇见昆曲,史上最小旁听生

1989年,周南父亲所在的大学中文系开设了一个空前绝后的昆曲本科班。当时的昆曲无人问津,处在极其困难落魄的状态,父亲因為有家学的关系就担任了该班班主任。周南那时就读于大学附属幼儿园,由于大学下班时间和幼儿园放学时间经常对不上,父亲想了个办法,每次指派两个学生去幼儿园接她来旁听。

父亲教的是“度曲课”,即通过拍曲教唱,一方面教曲学理论,一方面教唱念技巧,为下一步的舞台排演做准备。周南出于好奇好玩,很自然就跟着一起学唱,纯粹只是对听到的声音和腔调进行模仿,至于唱的是哪些字、什么意思,一概不知。但小孩的模仿能力很强,很多时候一曲教完,全班最先“学会”的竟然是周南。那时候小周南最喜欢跑到后台去看班上的大哥哥大姐姐登台前化妆,她喜欢化妆品油彩的气味,喜欢样式特别、颜色好看的服装,喜欢一闪一闪的头饰发簪,在她眼里,昆曲的世界华丽又神奇。

上世纪90年代,昆曲的境况是非常潦倒的,学习者甚少,加之周南年纪又小,所以昆曲圈的许多人都认识她,也算小有名气,是爷爷奶奶叔叔阿姨们的“团宠”,大大满足了小孩子的“虚荣心”。当时周南并不清楚什么是昆曲,但是,但凡有相关的演出活动,她都乐意参加,做父亲身后的一只小跟屁虫。自然而然,昆曲成了她生活中的一部分,她也度过了一段“征战”于各种才艺比赛的青少年时期。

曲会雅集,把风雅融入日常生活

欣赏昆曲需要有比较高的文化素养,昆曲从诞生之初就主要流行在文人、士大夫、知识分子的阶层,哪怕是在诞生地苏州,百姓的认知度也比较有限,远不如评弹曲艺来得普及。周南一直致力于推广这个相对“冷门”的传统艺术,并以高校课堂作为昆曲普及推广的平台基地。“雅集”是她结识传统文化爱好者并推广昆曲的平台,这个平台会不定期地组织各种雅趣性的小活动,参加活动的人,会唱曲的唱曲,会器乐的奏乐,会书画的当场泼墨,相对随性,有时也会组织小型演出,或者举办读书会。

周南还和几个闺蜜成立了“姑苏·雅乐坊”,组织不定期的小型演出,并多次送艺海外,向世界展示中国传统艺术的魅力。在国外表演,她们会准备双语的节目单,把节目的大致内容和意境都翻译给观众;会自带英语专业的队友进行英文主持;会邀请当地友人帮忙,积极和观众互动。周南一直用自己微小的力量,实实在在地让昆曲“走出去”。

虽然没有成为戏曲或者民乐工作者,但传统文化早已融入她的人生观,赋予她细腻、平和的心态。在她看来,风雅不是追求空心无魂的仪式感,而是一种渐近自然的精神追求;风雅不是生活的装饰,而是“情”的抒发与表达,能让她更好地看待生活、体验生命。